神給我的禮物----一個患有唐氏症的孩子

唐氏症是詛咒還是祝福?我逐漸意識到那是一件尊貴的禮物。


#唐氏症 #自閉症 #羊膜穿刺 #高中舞會 #憂鬱症 #讚美 #敬拜 #順服 #恩典 #憐憫 #信實 #禮物 #基督徒 #詩篇 #療養院 #個人教育計劃 #尤克里里 #神 #基督 #主 #救主 #福音


作者:吉鳴


本期人物余林琳喜歡數學和旅行。她經常感嘆神造萬物的奇妙,也在中國文革期間深深經歷了神。


我是余林琳,我的丈夫是傑夫,我們倆都是基督徒。我在拉卡尼亞大的學區裡做特殊教育的輔助,而我的丈夫在自閉症機構做事,我們兩個的工作,都源於我們有一個具有唐氏症和嚴重自閉症的兒子,強納森。


晴天霹靂


我懷強納森的時候已經四十歲了。因為是高齡產婦,我心裡有疑惑和擔心,深怕懷的是一個唐寶寶。測試胎兒是否有唐氏症,驗血有60%的準確性。我那時和神要印證,如果驗血的結果呈陽性,我就做羊膜穿刺,那有99%的準確性。


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,驗了血。當醫生通知我驗血結果是陽性時,我掙扎了,是否要做羊膜穿刺呢?我和兄弟姐妹一起禱告,結果是,既然神給了我印證,我應該照著先前的承諾,進行羊膜穿刺。


羊膜穿刺後,我焦急地等待著結果。過了十天,婦產科醫生打電話給我。那是1995年十二月十八號,聖誕前一個星期。


“胎兒有點小問題,”她說道,聲音裡有些猶豫。


我心裡一沉,但還是問了,“什麼問題?”


“胎兒有唐氏症……”醫生溫柔地說道,像是在安撫我。


我一聽,淚滴順著臉頰默默地流了下來。難過的感覺一下充斥著我的心,接著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往外湧,我抽泣著,哭著,不停地哭。


就在那個夜晚,我沒有合眼,不住地流淚。我向神哭訴,你完全可以造一個正常的人,為什麼必需是唐氏?我怨恨神。但我讀到了詩篇22篇9-10節。“但你是叫我出母腹的。我在母懷裡,你就使我有依靠的心。我自出母胎就被交在你的手裡。從我母親生我,你就是我的神。”我似乎聽到在我懷中孩子的聲音,他選擇了生。


我在中國就是基督徒。我家在福建,由於西方傳教士宣教,很早就聽到福音。受家庭影響,我成為了家裡第五代基督徒。儘管如此,當我到美國後第一次聽到墮胎就是殺人的教導,還是很震驚。之後我才領悟到,神賜的生命不能被奪走,我們需要接受真理,順服神。


次日,當我們接受輔導的時候,我和傑夫同聲說,“我們要這個孩子。”


儘管神的話語啟示我,孩子選擇了生,但我仍然心存顧慮,生活對常人已經不易,何況唐氏,對他們來說會更難。“他長大後會不會責備我?”我問輔導員。


輔導員笑了,“儘管我對唐氏症沒有深知,但有一點我知道,就是這樣的孩子比正常的孩子更感激生命,您不用擔心。“


距離強納森出生還有幾個月,在那段時間裡,神的話給了我很大的安慰。耶利米書29章11節寫到,“耶和華說,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,不是降災禍的意念,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。”這時,我和神的關係也異常得親密。我準備著我的心,待到孩子出生的時候,我已經完全接納了他,為他向神感恩。


而在今後的生活中,我也看到,強納森彰顯了神的恩典,神通過他,以人不能明白,肉眼看不到的方式,來榮耀自己。


強納森榮耀了神


強納森不僅有唐氏症,還有許多健康問題。從他幼年開始,我需要花大量的精力和時間為他找合適的醫生,預約兒童醫院,區域中心。儘管對智障人有相關的法律,但在執行中有顯著的差距。我要學會怎樣為強納森爭取權益,這是我最大的挑戰。每次開完學校個人教育計劃會議回家後,我整個人都垮下來了。有些我以前在神面前逃避的功課,為了強納森我不得不學,不得不面對。但每次看到強納森單純的笑容,我覺得所做的一切都值得。


雖然強納森的表達能力和認知程度只有小學一年級,他卻能背誦出一百多首讚美詩。他喜歡音樂,經常有節奏地彈尤克里里琴,也曾站在教會的台上唱“我已決定跟隨耶穌。”唱得有興致時,還不願下台,弄得很好笑。


而他在音樂方面的喜愛,也成了榮耀神的渠道。在2016年三月底,我父親中風,他那時已經九十五歲。除中風外,他還有腎功能衰竭,醫生認為他將不久人世。出乎意料,神醫治了他,他一個月以後出院。父親出院後需要照料,因為我們忙於照顧強納森,即將父親送到療養院。療養院有個大廳,很多老人在那裡活動,看電視。我們禱告,能在那裡讚美敬拜神,傳福音給人。我們一提出,療養院的管理人員就同意了。每個星期,傑夫,強納森,我姐姐和我就在那裡讚美敬拜神。強納森咧著嘴笑,在那裡充滿熱情地彈奏尤克里里,雖然彈不成曲,但還蠻有節奏。他的笑容和敬拜感染了很多人。那些年邁的長者詫異地看著他,好像在感嘆,有這樣認知程度的人,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讚美敬拜這位神,這是一位多麼奇妙的神!神藉著我們的讚美敬拜,藉著強納森,使許多老人決志信主。他們之中有一些在信主後不久,就被神接回天家。


強納森除了用音樂引領人歸向主,我們發現他還有醫治的能力。強納森有個私人助理,是一個31歲的姑娘,從夏威夷遷到洛杉磯。她深患憂鬱症,曾經幾次有自殺的念頭。我看她那麼年輕,有些擔心她不會做得久,就開誠布公地說,“這個工作並非每個人都喜歡,你是準備長期做,還是想以後再換工作?”


姑娘看著我,笑著說,“我很喜歡強納森,每次看到他我心裡好高興。他讓我的生命有了意義。我的憂鬱症好了很多。強納森擁抱生命和他人的熱情,使我走出了黑暗。我覺得這就是我想要的工作。”


我不由驚嘆,強納森連話都不會說,神居然使用他。神奇妙的作為真是超過我們所求所想。約翰福音9章1-3節講述了這麼一個故事,耶穌看到一個生來瞎眼的人,門徒就問他,“這人生下來就瞎眼,是誰犯了罪?是他呢,還是他父母?”耶穌回答說,“不是他犯了罪,也不是他父母,而是要在他身上彰顯神的作為。”


梅西


強納森雖然智障,但也有和常人同樣的心願。2015年,他即將高中畢業時,想參加高中畢業舞會。這個舞會的意義對每個高中生來說都非同小可。每個人都期盼著帶上自己的舞伴,慶祝一番。強納森也不例外。


但是我到哪裡去為強納森找舞伴呢?誰願意和一個智障的孩子參加舞會?


我先找到了葛瑞絲,一個和強納森一樣有唐氏症的姑娘。但她因為還患有腦癌,需要不斷喂藥,而無法參加舞會。於是我為此事禱告。一個週五的夜晚,我和往常一樣,帶著強納森到教會,參加高中團契。但過了一陣子,強納森不見了,我和傑夫焦急地尋找他,終於在樓下找到他,他正和一個女孩在一起。我們就這樣認識了那個女孩,她名叫梅西,和強納森同齡。我們邀請她一起為強納森的舞伴禱告。


禱告完,梅西說,“這樣,請強納森到我的畢業舞會來吧。”


我連忙說,“你需要和朋友在一起,拖著強納森,多彆扭。你是否再想想,和你媽媽商量一下?”


那時正值學校放春假,一個星期後,我接到了梅西的留言。她說,“我已經決定,邀請強納森去我的畢業舞會。”


畢業舞會那天,強納森下了車,將手裡的花遞給梅西。梅西溫和地問道,“你能把花戴在我手上嗎?”強納森笨拙地把花戴在梅西手上,之後兩個人就牽著手,走進了舞會大廳。眾人一看到他們就呆住了。而梅西沒有去看那些同學,目光堅定,似乎在說,這是神的旨意,我會繼續往前走。高中畢業舞會對高中生來說多麼重要!他們如果在行為上稍有不同,就會遭到同學輕視。而梅西因爲愛主的緣故,毫不猶豫地這麼做,這深深地打動了我。


第二天,梅西和同學一起吃早餐時,說起為什麼邀請強納森,與她們分享福音的信息。同學們聽得很認真。她也在家裡,放著和強納森在舞會上拍的照片,當有人問起時,她便藉著機會傳福音。高中生的畢業舞會在一夜間結束了,而梅西所做的卻在神的國度裡具有永恆的價值。


類似的事數不盡,道不完,每週我們都在經歷神蹟。儘管強納森軟弱無能,他周圍始終環繞著愛主的人。如果不是因為強納森,我們不會認識這些人,見證神的作為。當我們起初知道強納森有唐氏症時,沒有想到我們會領受到這麼大的祝福和恩典。神的作為真是奇妙。


完全順服


強納森今年二十五歲了。有些時候,我們不知道將來的路怎麼走,怎麼面對,覺得前途渺茫,心裡有很多的掙扎。而撫育強納森完全超越了我們肉體可以擔當的,我們每一天只能抓住神,不然無法堅持走這條路。我覺得在生強納森前,我的人生經歷可算是一帆風順,而神就是給我了一件包裝並不美觀,由人的角度來看是破損的禮物。如果這樣的一件禮物來到的時候,我就拒絕,我懷疑我對這位神的信仰並不真實。真正的信仰就是不論神給我的是什麼,不論我的認知能力怎樣,只要是從他而來,我都全然接受。這就是完全的順服。我們和神的關係理應如此。


當強納森一歲時,我們將他奉獻給神。我們期盼他能被神使用,在萬事上依靠神。我們希望他能夠知曉他在世上特別的意義,為他的存在而喜樂,爲生活而歡欣。而強納森正長成如我們期盼和希望的那樣。當我們憑著信心渡過每一天,我們就可以體驗到神的信實,他的恩典和憐憫。

818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