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神的信實


作者:史蒂夫德登

信主多年,在南加州擔任工程師。


我是家中的獨生子,我父母親都是基督徒,也生長於小家庭。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帶我去教堂,但在我12 歲左右的時候就不去了。因為我不喜歡每週日早起,也不喜歡社交活動,所以不去也好。


在我們不去教會前一兩年,我可能已經成為基督徒了。我一直相信耶穌死在十字架上。然而,當我大約十歲左右時,我明白他死在十字架上是代替我死的。但後來不去教堂的壞處是,我不知道如何閱讀聖經,並對我的信仰產生了懷疑。


這些懷疑一直延續到進入大學。那時候我參加了校園裡的查經班,並開始去學校的教堂。我讀聖經越多,我的疑惑就越少。我最喜歡的經文之一是約翰福音 19:30;耶穌在十字架上受苦結束時說,“成了”,可以翻譯為“付清了”,表明耶穌在十字架上完成了對我的救贖。


很多年前,在我 30 多歲的時候,我結了婚,有了家庭和一份我非常喜歡的工作。然而,我被診斷出患有睾丸癌並接受了兩次手術。一次是大手術,然後在醫院接受了兩週的化療。雖然我對診斷和治療感到焦慮,但我仍然知道,由於基督為我所做的一切,我的永生得到了應許,而且主讓我完成了治療。


雖然我感覺很糟,但我能完成手術和化療,沒有出現嚴重的並發症。主也讓我和我的妻子渡過了接下來的困難時期。每個月我都必須接受檢查。其中一項血液測試需要一周的時間才能出結果。所以我必須在醫生就診三週後,重複這個過程。我在治療後的第一年每月進行一次測試,在第二年減少到每兩個月一次,之後一段時間每六個月一次。


早些年,癌症有復發的可能,所以每次檢查前我和妻子都非常焦慮。靠著上帝的恩典,癌症沒有復發。除了身體上的醫治,主還回應了祈求平安的禱告,讓我們能夠應對焦慮和壓力。儘管經常進行檢查,但我們能夠繼續生活,養家糊口,積極參加教堂活動並繼續工作。


這次經歷對我有何影響?身體上,當時很痛苦,但只有幾個月的時間。在靈性上,我可能確實成熟了一些。我開始以新的方式面對上帝。在我生病之前,我曾聽到人們使用“我迫切為你禱告”這個詞;我逐漸開始理解這個詞,並感謝許多為我禱告的人和回應我的上帝。


有了這樣的經歷,有些人以為我成了屬靈巨人,然而實非如此。從那以後,我一直在與焦慮作鬥爭。儘管看到神在我癌症經歷中的做工,幫助我減輕關於我健康的焦慮;我,仍然,在生活的其他方面產生了憂慮。處理我的焦慮需要我不斷地成長,並且學會每次處理一件事。我經常翻閱的一節經文是“因 為 神 賜 給 我 們 , 不 是 膽 怯 的 心 , 乃 是 剛 強 、 仁 愛 、 謹 守 的 心 。”(2 Tim 1:7)。我仍然有恐懼,但我有上帝的應許:他不會造成恐懼,而會以聖靈來代替恐懼。


隨著年齡的增長,我對聖經的理解力不斷增強。雖然我總是有關於聖經的問題,但我發現許多舊問題逐漸得到解答,儘管有時會被新問題取代。每次我通讀聖經,都能看到新的啟示。


在過去的幾年裡,我深深受到聖經多次呼籲對窮人慷慨解囊,為受壓迫者伸張正義的觸動,讓我開始思考我需要在思想和行動上做出改變。儘管,或許是因為,我在一個徵收人頭稅以阻止非白人投票的州長大,我對許多人面臨的困難包括種族歧視,一無所知。這使我希望能更好地成為和上帝以及彼此和解的工作的一部分。上帝治癒了我的癌症,不斷治愈我的情緒困擾,並繼續教導我認識他。

710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重生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